洗白强盗,我们是不是帮凶?

时间:2022-11-04人气:作者:智慧百科

洗白强盗,我们是不是帮凶?

很多喜欢武侠片的观众对于西部片这一电影类型基本上都无法拒绝,如果说美国也有江湖恩怨,那么美国的江湖一定是西部。甚至于国内的第五代导演们在走出国门看世界的时候,也会将这种西部片的武侠风格带回到自己的作品中,比如何群导演的《双旗镇刀客》等等。然而我们毕竟是模仿,这种模仿并不能将美国式的西部片的精髓展现出来,究其原因,外界环境不同。



根据这个原因,我们可以通过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影片《日落黄沙》一探究竟,同样是刀光剑影,同样是快意恩仇,且看一下美国式的西部片如何将一个匪塑造为一个英雄的。



《日落黄沙》是一部经典的西部片,经典到什么程度呢?喜欢电影的观众一定会知道香港有一个导演叫吴宇森,吴宇森的成名曲是《英雄本色》,而那部电影正是根据本片的叙事逻辑进行的。《日落黄沙》是一部典型的西部片,它讲述的是一群劫匪们的生活以及理念,什么生活?所谓的快意恩仇,烧杀劫掠;什么理念?所谓的匪气横行,瑕疵必报等等。



当然,这些都不是正常的可以值得我们崇尚的理念,但本片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能够将这些理念深深的根植于我们的内心,并以此让观众重新判断这些劫匪,他们究竟是落幕的英雄,还是说劫掠的盗匪,这就造成了一种价值观的混乱,这种价值观的混乱的来源就是西部片这一个弱肉强食的大环境。



《日落黄沙》的主角是一个即将退役的劫匪派克,派克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票中失手了,他不仅仅丧失了一众手下,而且被赏金猎人狠狠的耍了一把。派克狼狈逃窜,半路遇到印第安人青年安琪的出手相助才侥幸逃出生天。然而宝刀未老的派克并不甘心就此打住,他蠢蠢欲动的想要去做一些事情来挽回自己的颜面,因为最后一票失手了,他因此想要继续最后一票,派克将目光瞄准了墨西哥边境的一个残暴的将军。然而此行却再一次失手了,而且搭上了派克的性命。



将军与安琪有着血海深仇,然而派克在交易的途中却并没有对此警觉,直到安琪被将军掳走,派克一方面忌惮将军的武力,另一方面却也不愿意成为背信弃义的小人,于是,派克四人组决心救回安琪,他们即将面对的是将军数百人的军队,派克的牛仔生涯即将落幕,结束之前,他必须证明自己。



武侠这个题材,本身承载的就是普通人对于快意恩仇的想象,然而这个想象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那就是秩序的毁灭,秩序毁灭了之后,就需要建立起来新的秩序,新的秩序的建立者取决于自己的能力,毫无疑问,派克的能力是超群的,既然有着超群的能力,自然也要有担当重任的责任感。这些特点逐渐地让派克这个人物的性格变得饱满起来,这就是武侠电影本身的魅力。



然而用我们现代社会的到的逻辑以及法律逻辑来看,任何一个标榜为大侠的人或许都是一个犯罪者。这种逻辑套用国内传统的武侠片看上去并不明晰,但是套用在西部片上,我们可以通过那些所谓的快意恩仇的人得而所作所为来了解西部片中的秩序是怎么崩坏的。



《日落黄沙》的荒蛮是建立在美国兴起的淘金热的大环境之上的,因为白人对于印第安人的居住地的入侵使得他们的家园沦丧,他们原有的秩序被破坏殆尽,而新的秩序的建立并不需要印第安人的参与。于是,一群现代人用自己的行为规范在别人的土地上建立了国家,最终将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驱逐杀戮,且给他们冠上了一个非法的名称,究竟谁才是非法?是那些印第安人吗?自然不是。



美国的西部片之所以将求弱肉强食,因为这种观念是建立在当时秩序混乱的时代基础之上的,因为混乱的时代需要建立秩序,而建立秩序则需要比拼谁的能力强,谁的力量大,因此,所谓的快意恩仇才就此产生。牛仔们的生存是依托着小镇经济的,而小镇的建立自然是需要与原本的印第安部落进行地盘的比拼的,这样一来矛盾冲突就诞生了。



而那些掌握着现代科技的人面对着印第安人,他们不仅仅站在了科技的制高点,而且站在了舆论的制高点,西部片中的印第安人是一个什么形象?偷窃,狡猾且惨无人道,作为原住民的他们被丑化,被矮化,甚至于成为了西部片中的附庸,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样可以说明白人政权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因为印第安人坏,所以白人的行径才是正义的。



《日落黄沙》依旧沿袭了这个传统,一方面,本片是快意恩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武侠精神,另一方面,这些所谓的精神是在别人的土地上进行,而原住民却成了陪衬,如果我们崇尚,我们崇尚什么成分?

你好,再见

展开全部内容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热门话题